默默留守六十年          桑融

 

  我是九龍城街坊,二十多年了。這裏雖然不是地鐵沿線區域,但自有照顧生活起居的各式樣方便,可謂一應俱全。比較有名的,相信卻是城寨這個不復存在但富神祕色彩的歷史社區;不過,原來有一間地舖,默默留守服侍這裏超過六十年——

  播道書局。查網站,書局自一九五七年起已投入服務了。

BS 1957PEshopOpening BS 1973 S BS 2000s bs s

  在食肆商店井然迷陣裏,在轟轟隆隆的車道旁,這書局開揚地站在侯王道中央位置(有說史上真有南宋侯王其人),夾在潮州酒家和超市中間。這條橫街有新簇簇的住宅大厦,像一身古銅膚色的西方青年,活力盎然。而書店呢?門外有支撐二戰時期舊樓的棟柱,由上而下髹上了「播道書局」四個綠底白字,門面是玻璃櫥窗,裏外通透;我感覺她彷彿一位有年資但又開放的學人,溫婉地歡迎她的拜訪者。

  滑進店內,光線和溫度的招呼挺舒服的。我留心聆聽正播放的詩歌,不認識的,頃刻竟被音韻歌詞稍稍過濾思緒。

  老實說,這裏空間相當狹小,然而架上擺滿了分門別類的基督教書籍、影音和禮品;若想找書或賀卡送朋友,可考慮在這裏瞄一瞄。在舊典籍新著作間,你會發現:原來基督徒中間從來都有作者譯者編者經營書店者犂耙着文字的沃土,他們未許計較報酬,甘心在夕陽西沈時仍腳踩泥巴,只管播殖上主託付他們的文字田疇,讓使命開墾你我生命的土壤期待他日結果有成。

  今天下午,在播道書局走了三圈,翻了翻十本八本近年出版作品:例如牧師著的推理小說、神學學者以新穎筆觸寫的聖經應用、還有富前線經驗的基督徒淺談精神病和照顧長者等;其實,另有些書目是未想過未聽聞的,卻是很值得買下來,花幾天、幾星期逍遙字裏頁裏,你總會被一些熱情一兩串文字拉闊你思維上的舊疆界,或讓一兩位作者為你的繃緊來個開揚的心靈馳騁。

  拿下兩部書,往櫃枱付款,又慣性地跟店員閒話兩句。街坊嘛。

  然後,去茶餐廳喝杯熱鴛鴦。

 

*文章摘自《基督教週報》第 2809 期,文章版權為《基督教週報》所有,已獲該報允許轉載